热心怪阿姨某六

是近期的摸鱼x因为怕辣到眼睛所以放了p1挡一挡xxx
p2是机绿!他好可爱我爱他www
p3,4是和爹交换的他的崽子xxx
(因为我画得太垃圾所以就不打tag了)
我是腊鸡文手,我有一个画手梦.jpg(buni)

阿小生日快乐!!!(非常差劲的一张图了…)

人类伽x幽灵小

  是一个非常差劲的生贺了(土下座)


        文笔腊鸡,非常流水账,私设有,ooc有,感情线不能。不仅傻白,而且无脑甜,慎入qwq


  我永远喜欢超自然设定(ntm


  接受?往下↓


  不知从何时起,伽罗渐渐开始察觉到自己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他能够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超自然事物。


  譬如——幽灵


  起初只是模糊的一团,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的轮廓也就愈发地清晰,不过净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幽灵也有好几种颜色,其实准确来说,它们只分为两种颜色,一种是黑色,而另一种就是白色,只是在颜色方面深浅不一罢了。颜色越是靠近白色的那些幽灵也就愈加漂亮,反之,越是靠近黑色的那些幽灵也就愈加丑陋,而那些纯黑色的幽灵…大概就是老一辈人嘴里时常念叨着的“恶灵”吧。


  当那些黑色的幽灵发现伽罗可以看到它们之后,便时常潜入伽罗的梦境把那里搅得一团糟或是突然从角落里窜出来做个鬼脸想要吓他一跳。伽罗已经被这些幽灵骚扰很久了,以至于近几天他的睡眠质量都差到了极致。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只纯白色的小幽灵。


  那是自从他能看到幽灵以来唯一一次没有被噩梦吵醒的夜晚。黑色幽灵们一如往常地在他的梦里捣着乱,在他终于忍不住又要醒过来的时候,一只白色的小幽灵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梦境里,将那些想要作乱的黑色幽灵们驱赶出他的梦境,所以那个夜晚伽罗也难得地睡了个好觉。


  天才蒙蒙亮,伽罗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四处寻找昨夜梦里出现的那个小小身影,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个柜子上面发现了它。那个白色的小幽灵浮在柜子上望着下面的伽罗,眨眨眼睛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真是一只漂亮的小幽灵


  伽罗有些失神地望着刚才小幽灵待过的地方这样想


  在那之后,伽罗就很少再见到那只小幽灵了,曾经频繁来骚扰自己的黑色幽灵也少了许多,房间又重新变成了之前那一副空荡荡的模样。趁着夜色正好,伽罗习惯性地走上这栋楼的顶层打算去看星星,却看到那只夜夜都出现在自己梦境里的小幽灵就这样静静地在楼顶上飘着,视线锁定在那晴空中的点点繁星,伽罗迈着步子,试探性地朝它走过去,坐在了小幽灵的旁边。它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身旁的伽罗又再次望向那深紫色的天空,没有拒绝也没有任何言语。


  “你也喜欢星星?”


  像是忍受不了这样尴尬的局面伽罗率先开口引起了话题,谁知对方只是微微点头,连视线都没有移开半分。伽罗勉强地笑了笑只好顺着它的目光一同看向那没有边际的夜空,余光却时不时瞟到那只小幽灵的身上。虽然说幽灵是不会有血液这种东西的,但伽罗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它身上一些模糊的像是“伤口”一样的地方。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它,不出所料的,人类的手轻易地就穿过了幽灵的身体,清楚地告诉自己那是触不到的东西。小幽灵的视线也终于被伽罗的动作给吸引了过来,却又忽的一下没有了踪影。


  梦里,一声稚嫩的童声传到了伽罗的耳中,那只白色的小幽灵飘在蓝发青年的面前,微微昂起脑袋望着那双澄澈的青蓝色眸子


  【小心。】


  【我的名字。】


  【我叫伽罗】


  【小心,明天要一起去楼顶看星星吗】


  犹豫了一会伽罗说出了这两句话,随后又是期待又是好奇地等待…着它的回答


  【好。】


  傍晚,伽罗迫不及待地走上楼顶,坐在之前的那个地方等待着那只小幽灵。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小心也如约地出现在了伽罗的身旁,它屈起自己的“尾巴”模仿着伽罗的姿势“坐”在了他的旁边,两个人一起望向满天的繁星。在接近零点的时候,伽罗突然开了口


  “我喜欢你”


  话音刚落伽罗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他清楚的知道向幽灵告白这件事是多么的荒谬,但令他想不到的是,本安分待在伽罗身旁的小幽灵尾巴轻晃了一下,朝着伽罗露出了一个微笑,它缓慢地飘到蓝发青年的面前,伸出透明的双手虚捧着他的脸,凑近去蜻蜓点水般地在青年的唇上落下一“吻”,紧接着零点到来,小幽灵再一次消失在了伽罗的视野里。蓝发青年独自坐在顶楼,抬手虚蹭了一下自己的唇,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无规则地快速跳动着。


  The  End


  我怎么那么差劲啊(真实豹哭


一个不正经的语C群宣!

占tag致歉(土下座

p1群号,p2公告

 是这样的…我爸,啊就是那个魔王的男人,和我爹,就是那个魔王度蜜月去了,但由于群里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他们就叫我这个崽子来搞语C群宣了嗯。

  为了维持语C群的永续发展(?),魔王崽不得不挺身而出C位出道来群宣了!

  欢迎加入Oracle Game建造基地,群号:107356638

  群内有管吃(?)的魔王黑小和魔王他男人魔伽,有弱小可怜又双叒叕无助的幼体小心,有豹炸艺术家(?)幼卡,经常买卖人口(?)的美丽花姐和真.鬼畜笑本体小心等,大家都是恶魔(?)啊,还有一个真.恶魔黑小。开时期和性转,进群无需审戏,心动没xxx群内包吃不包住(?)每日狗粮来源…啊就是我爸和我爹的狗粮嗯嗯嗯保证质优量足xxx啊啊对了,群内幼小说他莫得皮气也莫得脸,但他想要个大犬犬伽√

  

助力梦想青年!!!

夏至死在雪村了起不来了:

趁着大家都上学我偷偷摸摸。

圈小我还真不怂。

樵夫伽x河神小

  文笔腊鸡,非常流水账,私设有,ooc有,不仅傻白,而且无脑甜,慎入qwq

  接受?往下↓
  
   “年轻的樵夫哟,你掉的是这把金斧头,银斧头,还是这把普通的铁斧头呢”

  拥有阳光般耀眼笑容的赤发河神这样问道。

  ————————

  “伽——罗——”

  站在木屋外的阿卡斯朝着屋内大喊一声,吵醒了正趴在桌子上小憩的蓝发青年。那个被称作是伽罗的青年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眼睛,扯过手边的发带将长发随意地束起,站起身去给人打开了门。

  “阿卡斯?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吗,河神诶!他还问我掉的是金斧头银斧头还是铁斧…”

  见他开了门,阿卡斯便把手里捧着的三把斧头放在地上开始滔滔不绝地向伽罗诉说着今天的见闻,蓝发青年单手撑着门槛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明显是对阿卡斯的这番经历不感兴趣,即使他放在地上的金斧头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亮。待红发青年将整件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之后,伽罗就敷衍地点点头走回房间休息去了,毕竟午睡过后,他还要继续去森林里砍柴呢。

  ————————

  “小心你就听大哥一句劝吧,家里就只剩下你一个还没成为正式河神的了…”

  “…”

  赤发河神趴在河底可怜兮兮地望着前面的黑发小河神,委屈地吐出几个泡泡,小心则只是紧抿着唇站在原地沉默不语。开心也没想到博士会把那么棘手的一个任务交给自己,自家幺弟总是因为无法坦然说出金斧头银斧头的口诀导致无法晋升到正式河神而一直停留在实习阶段,作为宅家资质最深的河神开心也就理所应当地担起了这个并不轻的担子。

  但是

  教了一个早上却完全不见有什么起色啊!!!

  反到是因为那位红发樵夫在村子里的大肆宣扬导致往河里乱抛斧头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那些斧子最终都被小心一一接住再扔回了岸上,但长久下去还是会影响到河神们的正常工作啊,一想到这里开心就烦躁得满河底打滚。

  伽罗走进森林里的时候着实被河岸边的人群给吓了一跳,好奇心促使着他忍不住上前去看看,却因为一个不小心被拥挤的人群给推下了河,迎面飞来的是村民们扔进河里的一把把锋利的斧头。伽罗下意识地用双臂挡住面部,紧闭双眼,在落水的瞬间被一道黑影给救到了远处的岸上。

  “…”

  感觉到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的同时隐约听到身旁有人在小声地念着什么,伽罗缓缓移开挡在眼前的手臂起身看着河里背对着自己的那位黑发少年,朝着他的方向喊了一声,少年愣了一下转过身来,手里分别握着一把金斧头和银斧头,看着他犹豫的神情伽罗居然产生了这小家伙还蛮可爱的想法,黑发河神盯着岸上的蓝发青年抿抿唇,长舒一口气,下定决心般地开了口

  “请问你掉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这把银斧头,还是…”

  “我没在河里掉斧头啊”

  “…”

  这个情况,开心好像没教过我要怎么应付啊。

  正当黑发河神感到手足无措的时候,伽罗突然指着自己笑着开口说道

  “那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金伽罗,还是这个银伽罗,还是我呢”

  “嘣”的一声,像是什么当机了的声音。

  The  End

  

是迟到的中秋贺文

  文笔腊鸡,非常流水账,私设有,ooc有,慎入qwq

  是迟到了非常非常久的中秋贺文(土下座

  是28岁伽和10岁小

  接受?↓

  

  中秋节到了呢…

  偶然间瞥见那本立在桌上的小小台历,二十四日那格被人用显眼的鲜红色笔墨圈了起来,下面还标注着几个小小的字,那稚嫩的笔迹想想就知道是自己小搭档的作风了,看着那个被圈起来的日期,伽罗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也是时候该还给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团圆日了

  蓝发青年这样想着,推开卧室的门向客厅走去,远远地就看见将佳肴端上桌的宅博士,向他打了声招呼后拾起沙发上的围裙系在腰间一并到厨房帮忙去了。不一会,饭菜准备好了,超人们也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大家人手一个小月饼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唯独跟在最末尾的黑发小孩儿手里却满满地捧着三个小月饼。

  “欢迎回来”

  “嗯。”

  伽罗将围裙解下抬手揉了揉黑发少年的发顶,其他几个超人则是向着宅博士的方向跑去,分享着自己今天从学校里拿到的不同口味的小月饼。

  “小心超人还拿自己的月饼和其他人不喜欢吃的月饼交换了呢,别人还额外送了他两个…”

  不知道是从谁的嘴里蹦出来的这句话让伽罗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超人们都只得到了一个小月饼,而自己的小搭档却得到了三个的原因。

  晚饭过后,大家便一边望着窗外的月亮一边吃着手里的月饼,每逢中秋节伽罗和博士所处的岗位上也会发下来一两盒月饼,只不过那些大多都是一些味道稀奇古怪的奇葩月饼,例如什么榴莲韭菜月饼,豆豉花生月饼,还有连开心见了都要忌惮三分的五仁月饼。为了不铺张浪费,这些月饼大多都是由小心超人和伽罗来解决掉。

  也幸亏自己的小搭档是不挑食的

  伽罗拆开月饼的包装用里面附赠的小刀切成块方便下口,叉起一块月饼送到嘴里慢慢咀嚼,转而抬头观赏着窗户外晴空中的那一轮明月,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坐在他旁边的黑发少年望着夜空中的月亮出了神,随手抓过一个月饼就塞进了嘴里,还没等他咽下去就被这股突如其来的辣味呛得直咳嗽,伽罗赶紧拍拍小心的背给他顺顺气,顺便递过去一杯牛奶给小家伙解辣,待到小心缓过来之后才发现,那杯子其实是伽罗的。

  已经习以为常了。

  当月亮跑到天空的正上方时,博士便提着小凳子带着那五个孩子和伽罗上了屋顶,每当这个时候宅博士都会说一些从蓝星流传到星星球的一些关于中秋节的小故事,伽罗也和超人们一样,盘着腿围坐在博士的身旁认真地聆听着他说的关于中秋节的每一个小故事。待到大家都睡着了,宅博士和伽罗便负责将那些已经趴在地上了的孩子们抱回他们各自的房间去,尚还清醒的黑发少年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搬起凳子跟上他们。与博士在门前相互道别之后,蓝发青年也领着自己的小搭档回了房间,坐在床边谈了几句有的没的,然后伽罗看着小心沉默了一会再抬起头盯着他,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欢迎回来。”

  “嗯”

  一夜好眠。

  The End

  

说给王者荣耀“伽罗”

奶油霜花:

希望可以被看到吧。


炎魔:



占tag致歉。




王者荣耀新出了一个叫“伽罗”的角色,原型是独孤伽罗。
在此之前“伽罗”这个tag一直是开心宝贝在使用的,tag乱七八糟很糟心,我相信双方不会希望在刷tag的时候看到另一个角色。
王者荣耀那边的可不可以用“王者荣耀伽罗”或者“独孤伽罗”这两个tag呢?




只是提意见,毕竟我没有任何话语权。


这瓦菲的味道竟然是该死的甜美:

赤/禁止入内/水:

给你们一个吸我的机会,我是锦鲤
前面的截图来源 @原味碳酸
是她发了一个我的锦鲤说说后面是还愿,其实还有,放不下了
我还愿的截图都放空间惹qwqqqqq特别多qwq